新闻资讯 不良资产投资的“夏天”到了 15年一个轮回的大生意

不良资产投资的“夏天”到了 15年一个轮回的大生意

2018-03-16

“原来说不良资产投资的春天到了,但其实是夏天来了,市场太热,价格太高。”某国有资产管理公司金融机构部负责人称,近5年不良资产包批量转让市场的全国平均价格折扣率,从2013年的20%多涨到2017年的40%多。银行的不良资产包供需竞争激烈,导致银行不良资产包的“出厂价”上涨。“这种状态可能会延续到2018年,这个大趋势应该是不会改变的。”

随着银行不良资产压力的显现,我国在2016年开始真正着手处理银行体系的不良资产。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今年1月举办的达沃斯论坛上表示3年内要全面降杠杆。商业银行尤其是不少中小银行此前通过表外和各种渠道掩盖隐藏的不良资产今年将继续大规模暴露;同时,财富管理、保险、信托甚至P2P等非银机构的问题债权也明显增多,市场容量继续扩大。

据主做不良资产投资的某PE合伙人称,目前国外不良资产回报率基本在16%-18%之间,收益率在另类投资中属于中等偏上,属于风险系数、收益波动率最低的另类投资。我国不良资产回报率每年收益不一样,且每家机构有不一样的要求,我们的目标收益在35%以上,这就需要更强的资源整合能力。

目前,各路资本正在竞相追逐这块市场,国内四大AMC(资产管理公司)、地方AMC、各类投资公司、私募基金PE机构和境外投资者纷纷进入,竞争变得越发激烈。公开数据显示,不良资产处置市场未来3-5年将保持20%以上的行业高增速,总体规模超10万亿元。

布局的最佳时间节点

在国外,不良资产投资策略是PE基金一个非常重要和成熟的投资策略。而国内,虽然在成长期投资、创业投资、地产、夹层、二级市场、债券等传统私募策略方面都陆续发展出了非常成熟的基金管理人,但是在不良资产这个领域则一直鲜少有私募机构关注,基本还是空白。其实中国不良资产市场的第一个投资周期从2000年就开始兴起,当时有一批外资基金积极介入,收获颇丰。

毕马威重组咨询服务中国区主管合伙人彭富强认为,中国不良资产的出现和投资,简单说要从企业的流动性开始讲。2008年经济刺激方案出台后,企业加大融资并扩充产能,经济快速增长。但到2010年后,种种原因导致产量过剩和资金流动性不足,违约风险开始增加,不良贷款随之出现。从2012年后,银行开始通过不良资产的批量转让方式处置不良资产。但是,早年不良资产处置的方式和渠道欠缺信息完整和市场机制。随着2013年下半年,省级AMC的出现、不良资产的产品多样化和更多的监管指导意见出台后,不良资产的交易方式和信息披露更专业、更市场化。因此,监管政策对整个市场的发展和未来趋势带着非常重要的启示和影响。

2016年以来各地涌现大量地方不良资产管理公司,监管方面连续下发重磅政策。一方面放松对地方AMC的限制,允许符合条件的省级政府增设一家地方AMC。至2017年末,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已达58家,今年1月份,中国银监会又正式公布了2018年首批5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这意味着本轮中国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重启和广阔前景,也意味着目前正为各大金融机构布局不良资产投资的最佳时间节点。另一方面,在债转股指导文件落地后,银行系AMC逐渐浮出水面。随着市场主体的不断丰富,不良资产管理行业“4+2+N”的大格局初现端倪。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71万亿元,较2016年底同比增长12.80%。

投后管理决定收益率

国内的不良资产市场一般可分为一级、一级半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是四大AMC的主战场,一级半市场的参与主体则主要包括地方AMC和大型的私募基金,另外,不良资产市场上还存在着大量区域化、小规模的资产处置机构,这些主体成为了二级市场上活跃的机会型交易者。但一旦进入到不良资产交易的核心区域,市场的集中度则很难被资金体量较小的玩家突破。

所以,做不良资产投资不等同于简单的财务投资,也不等同于简单的机遇性投资。批量化地进行不良资产的收购和拆包零售,追求其中的差价,这种投资机会,从全球趋势看,大概10-15年一次,可遇不可求。这就要求参与主体具有极强的主动管理能力和平台运营整合能力。在投资策略、退出策略等方面主动求变,在传统之外谋求新思路、新模式,才能获益颇丰。

“对于买下来的资产处置、盘活以及退出等要求越来越高。比如原来一些催收、要债公司现在通过互联网+,实现智能催收;目前,大部分不良资产的抵押物是房地产、土地、厂房等,如何盘活抵押物做价值提升的资产?这些都对投后资产管理提出更高的要求。” 博思恩资本创始人冯剑云称在AVCJ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论坛上称。

“2015年开始,我们踏中了这一波不良资产上半场的一个高峰期,后来基本上成为整个上海市场最大的市场化购买主体。2016年,我们在国内投放了3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资金,大概买了上百亿面值的资产,其中有70%左右投向了资产包,涉及多家银行的贷款组合。在这种有价差利润的前提下,我们依然拿到30%左右的资金去配置长周期的重组策略的项目,启动单个债权、单个物权,甚至单个困境企业的重组。”某国内特殊资产投资基金合伙人称。

所以,目前,对于不良资产投资,不仅仅是通过债权本身的追偿去获取价值提升,更是通过投资、股权介入、全盘整合等等手段综合提升债权的价值。同时,这些投资机构还期待一些国外长线资金比如养老保险资金的介入,做一些长线项目。

“就政策层面来讲,无论是82号文或是最新公告的7号文,在不同程度上对银行、AMC、交易所和投资者都改变他们在不良资产处置或投资领域上的参与和行为。中国各行业也积极地进行适合商业性和策略性的重组重整,当中包括一些不良贷款、特殊资产、重组或整合机会。上述各种因素和机会让不同背景的投资者、重组方、资产方、交易方或监管部门都在参与整个行业的发展和变化。” 毕马威重组咨询服务中国区主管合伙人彭富强对本报记者称。

返回顶部

执行时间:0.058794975280762秒 查询数据库4次 内存使用:3.275 mb - 351.906 kb = 2.932 mb 当前模式:developer